胡锦光解读中国网络食品安全法规政策: 全球先行

今天,2017年国际食品安全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胡出席会议,介绍了中国在食品安全方面的法律和政策。胡认为,新修订的《食品平安法》和《门径》的实施,明确体现了以平台为基础的社会治理理念,将平台定位为被监管者和管理者的角色,是中国收集食品治理的积极举措。由于立法仍处于需求阶段,实现上述共同治理理念的机制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研究。胡指出,餐饮企业的集合具有虚拟性和跨地域性的特点,这给行政管辖、案件查询、固定证据、处罚执行、消费者权益保护带来了巨大挑战。关于食品安全收集的立法应对和法律进展,胡总结出三个特点:收集食品安全立法的渐进性。第二,收集食品安全立法。第三,食品行业安全监管的特殊性。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和食品收集安全管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代。胡表示,《食品平安法》新法提出了“食品收集业务第三方平台供应商”的概念,标志着将收集的食品正式纳入食品安全法的上位法进行监管。新法规定了第三方食品采集业务平台的四项义务,即注册进入网络的食品经营者的真实姓名、审查其许可证、实时制止违法行为并立即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报告、发现严重违法行为时停止食品采集业务平台的供应。逾期不履行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胡对此作出了理解:从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连带责任在这里不是真正的连带责任,是有前提条件的。所谓“不真实连带责任”,是指平台根据消费者的诉求或其先前的承诺承担赔偿责任,但在赔偿后,可以向网络生产者或经营者追偿。附前提是指平台未能向运营商提供“真实姓名、地址和有效连接方式”,即平台未能进行响应管理和注意义务。第二,平台承担的民事责任是赔偿责任,不仅包括舌尖中餐的赔偿责任,还包括违约赔偿责任。第三,该系统的设计直接继承了《消费者权益珍爱法》,但必须比该方法更严格,显示出《食品平安法》的独特张力。根据规定,如果平台未能提供“实名、地址和有效关联方式”,则“消费者也可以向收款业务平台提供商要求赔偿”,《食品平安法》更具决定性,消费者有权获得“收款食品业务第三方平台提供商的赔偿”,即平台未能提供“实名、地址和有效关联方式”,则要求平台承担赔偿责任。当平台补偿时,能够恢复是另一回事。因为平台的第三方性质更多的是间接侵权,对平台的处罚也是有限的,当然,这种设计客观上并没有给平台造成过多的义务,这有利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壮大。另一方面,平台未能履行其义务的行政责任包括行业处罚和资质处罚。资格处罚包括吊销平台相关许可证,这意味着如果情节严重,平台可能无法继续其业务。胡表示,这是因为中国企业的诚信和信誉仍然薄弱。增加平台的行政责任有利于促进平台履行其必要的管理和关注义务,从而实现食品收集的安全管理。胡认为,在《食品平安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明确第三方收集食品业务平台的义务和责任的国家。不管怎样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到顶部